Mr.sofia🌠

莫催更,催更磨人心

【抱歉占tag】
我就不信没人吃叡受,坐等

宇宙万间【1】


他离开了。

Quill才知道自己一直渴望的其实一直存在于身边。

他对他的回忆是沙哑的嗓音和伴随口哨而来的致命武器。这件武器从不是第一次指着自己的喉咙,几乎他那尖利的牙再不慎嘘一口气,自己就要英年早逝了。他一直以为自己长大了,足够阻挡一面。

可当他离开之后他才意识到,所有的所谓的英勇在他的面前显得多么幼稚。他可以想到他在背后帮了自己多少次,一如那日漂浮在星云之中,见到他的那种安全感被有意无意忽略了多少年。现在,星星小王子真正的长大了,因为他的背后再也没有那么一两个人可以无偿无怨的帮助他了。

现在,他迎着光,站在队友身后,带着装得下三百首歌的随身听,穿梭在宇宙中。去保护他爱的人。他没了天神的天赋,没有了养父无闻的关爱。

Peter Quill,这个人还剩下点什么呢?他不是没想过,如果当时放弃了对抗,那么他会是个神。也许这个人只剩下了友情,爱情,或者是可能随之而来的亲情。他从来没有学会过爱,尽管面对Gamora也是如此。或许现在他明白了,所以他才会继续振作着走下去。他走之前没说过一句我爱你,恍如昨天一般。

Quill一直在怕一件事情。如果哪天,他所爱的人的身影在他回忆里渐渐走运了,该怎么办。就像yondu,他知道,也许真的会有这一天的。就像现在,他播放着yondu为他准备的歌曲,他忽然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他本以为按照yondu那臭德行一定会在梦里嘲笑他哭的难看,可是没有。一面都没有,别说在梦里,就是在现实,连提起yondu都少之又少。Quill知道又或者是不知道,他甚至什么都没给yondu带走,可能只是一个名字。

他自以为是地觉得这应该是yondu心里最宝贵的东西,比自己为他偷的金子财宝都要重要。他的模样就像是小孩子,但是是在数万个如星星般的人群中最特别的那一个生命之光。
Quill从没想象过那么了不起的命运。
甚至成为一个英雄。他从来没有计划,永远都是临时抱佛脚。yondu让漏洞变成了圆满。

收回思绪,Peter回到现实之中。

“反正我是不同意去。”Rocket靠在墙上,冲着peter说道。“没人同意。”
“Hey,我们不能见死不救。”peter冲着Drax使眼色。
“我也不同意。”
peter立马像泄气了一样“我们连银河系都拯救了两次,这次再救一搜飞船又怎么?”

“不是我们不救peter,他们离着航道里的恒星太近了,我们根本赶不及。”
“All ……right,那就我去。”peter戴上头盔“Rocket!打开舱门。”

Rocket呲了呲牙“我真是欠你的!我还是陪你去吧,不然银河护卫队队长死在这种事情上有损团容。”

peter笑了笑,跟着Rocket飘向那搜飞船。
“真是个大家伙,看上去是你们特蓝星球的玩意。”Rocket用喷枪打开舷窗
“他们打算去哪呢……Hey!瞧着里Rocket。”peter朝他招招手“是冬眠舱,他们想要移民。”

“Emmmmm……”Rocket长呼口气。“看来我们不得不救他们了。”

peter四处望了望,没注意脚下的缆线,一脚踏空倒在最近的一个冬眠舱上。
“我是不是干坏事了……”peter睁大眼睛看着逐渐打开的舱门。

“这不是我们的任务范围,快走了!”
Quill犹豫地转过身,刚想迈开腿。

“Hey,boy~Long time no see,不转过来看看我吗?”

他的身体僵在原地,是那个声音,独一无二。他深吸一口气,尝试着转过身。

“emmmm……哭得真难看。”

“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他回来了。

正式群宣

来自天南海北的各位军师们大家好啊,这里是莫然。以下是群规和一些备注,还请诸位多多注意↓

1:马甲格式写皮名就好啦~
2:可重皮,可分时期,公屏向群主申请既可~
3:序号啥的军师们不必劳神,我会直接改哒,如果改错尽量提醒哦(比方说重复了啥的)~
4:当然是可以原创皮的啊!(三国纷争,群英荟萃)不过就要麻烦写人设报告了哟,方便各路豪杰相互认识
5:原著皮和切皮可不交理解报告,以对戏为审核(不会太严,大家一起磨磨~)
6:一般会开戏,对,支线主线都开,时间有待倒时商榷~
7:我们不反对老司机。
8:希望大家和谐相处,君子动口,不动手
9:禁颜表和黄豆【不崩皮不崩皮】
10:皮下说话务必戴套哟!
群号码:658468410
最后,祝愉快!
欢迎来玩呀,没事还能做个学术和剧情讨论hhhh

莫然宣

大概是群宣???

有没有语c的小伙伴呀???忍了许久终于按耐不住上来弱弱地问一句,占tag致歉。想弄一个军师联盟的语c群当然想是原著和原创都行的啦,总之希望有小伙伴来玩。那如果没有小伙伴,那就搞一个友谊群,全员向哒,有cp指向或没有cp指向的也都可以,以后可以交流讨论学♂术♂问♂题♂。
嘛,大概就是这样,希望有小伙伴可以加入呀。
【先扩列呀这里企鹅号是3216814482,问题随便答,不用在意。这厢有礼啦~】

光亮【1】

萨杰向,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个坑!【是时候回归主业了】【鬼知道会写多少】

-------------------------正文----------------------

当几十年来的第一束阳光撒在萨拉查身上的时候,他笑了。这位英年早逝的西班牙军官再次掌舵航行在海上,去寻找那只飘忽不定的小麻雀。

而这几天的杰克背后总是凉飕飕的,自从上次抢银行失败了之后,他的船员就连吉布斯都离开了他。他好几年都没洗澡了,身无分文地冒雨走在沙滩边,想翻个栅栏还滚了一身泥。那么现在,他已经决定用罗盘换朗姆。因为,他不能再失去朗姆酒了。

杰克靠在门边上的小角落里,听着酒馆里的鱼龙混杂聊天。当然,还是有人认出来这位大名鼎鼎的杰克船长的。

“杰克斯派罗!”

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酒鬼一把把杰克抵到窗台边,喝的醉醺醺的杰克也没有反应过来,大概是把他当情妇了吧。他又非常淡定的喝了一口酒。

一时间酒吧里沸腾了,不少的人跑出去给皇家卫兵告发他的行踪。也许是酒鬼把他脸上的泥抹干净了,意识到了事态的重要性,杰克喝掉瓶子里剩下的酒然后把空瓶子扣在酒鬼头上。

“是杰克斯派罗船长!”

刚跳窗出去的杰克差点跟皇家卫兵撞个正着,行动依然矫健灵活的他迅速翻过村民圈猪的栅栏跟猪屎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祸不单行,卫兵也发现了这个鬼鬼祟祟逃窜的家伙,杰克扶扶帽子,叉开腿狂奔起来。虽然杰克船长逃跑技术一流,但是终究寡不敌众,像一只小鸟被猎人抓进了笼子。

他被用力地丢进专门运送囚犯的马车里。

“听说你是杰克斯派罗?我认识你。”
“……啊,我是欠你钱,还是偷过你东西。”其实杰克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披头散发比自己还脏的男人是谁。
对方大笑了起来,谢天谢地杰克终于看出来他的脸在哪里了。
“时运不济了吧,杰克。现在海上可不安宁,你能被抓上陆地可真是幸运。”
杰克挑了挑眉“不安宁?”
“你没听说吗,现在大海是亡灵的天下。”
“我们得相信科学。”杰克咽了口口水,强装镇定地说。
“得了吧,我宁愿相信那亡灵船长想和你上床。”对方又笑起来。“算了,也只能听着当个消遣了。”
“不一定。”杰克晃晃早就撬开的锁,爬上车顶。“顺便说一句你笑的挺好看。”
那男人给他比了个好的手势“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那看来我很没眼光。”说完就随着卫兵的叫喊声跳到令一架马车上扬长而去。“你们所有人都应该记住这一天,因为你们差点就抓到了伟大的杰克斯派罗船长!”

杰克打开煤箱让煤球滚落在地上,一个翻身跃到居民晒衣服的绳子上,爬到楼顶。这时候后劲有点上来的杰克歪歪扭扭走下楼的敲开不知道是谁家的门,然后就一睡方休了。

杰克是被一股刺鼻的海腥味呛醒的。

他此时正被捆扎在甲板上被一帮缺胳膊少腿的亡灵凝视着。

“瞧瞧我们抓到了什么?一只小麻雀!”杰克仰起头,以一种很奇怪的角度看着少半个脑袋的亡灵。

“你是他们的头吗?如果是,我要告诉你我不是杰克斯派罗!”杰克心想不妙赶紧坐起来。

“别紧张,我也没说你是杰克斯派罗啊,恩?怎么自己承认了?”甲板上立刻回响起亡灵们地狱般的哄笑声。

杰克眯起眼睛“我们认识吗?”

对方靠的近了些,笑道“何止。”

杰克缩了缩脖子,嫌弃地看着对方滴到自己胸口的黑口水。

“既然是熟人那就放我走吧!”

可对方却像被激怒一样拽起杰克的领子把他甩到一边。

“你夺走了我的一切!荣誉和光亮!”

“呃……可是我并不记得有这回事情啊。”杰克吃痛地揉揉手腕,坐起来说。

“没关系,你就留在这死人船上慢慢回忆,吃喝不愁。但我并不是无偿的……”萨拉查走到他身边拔出早已锈迹斑斑的佩剑,毫不犹豫地刺穿杰克正在偷偷磨绳子的左手。“前提是你得学乖一点。”萨拉查抹掉杰克脸上的眼泪。

“萨拉查……”杰克的声音有些颤抖。

“看来疼痛让你长了记性。”又是一阵洪水般的笑声。

“你说我夺走了你的一切,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我还会再做一次……”

转身离去的萨拉查身体怔了一下。

“包括所有光亮。”

他这么说道。

真.滥竽充数
很早之前画的挨揍,因为这两天一直不得空画生贺,也不想紧赶慢赶赶出来。【全是借口】,而且我就不该p图!但是我原图找不到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小夜莺生快!
我的Ezio就好像佛罗伦萨11月的暖阳,却温暖的多。

【↑文手体质暴露】
真的是有很多话想说,入圈周年纪念又恰好是他的生日////

生日快乐。
【请不要吝啬挥洒你万丈的光芒】

是的我又来了,啊,今天战斗力莫名的强。
水仙,群里投票的结果,不赖我。【bushi】

-mr sparrow 你又偷我的戒指带。【捋袖子】
-要不……谈判吧?mr depp?【往后退】

-“一瓶朗姆就能换一个杰克船长哦?如假包换”

//////开车失败的直接性结果,这就告诉我们要多开车!五分钟数学草稿纸狂草,船长不要把我踢下船。

【不嫌丑就好www】

而且这破像素不是大图根本看不到小麻雀的长睫毛啊喂!【怒摔】

浸血的请柬【4】

前文啥的懒得发了,结局的时候再来评论区好了!【懒癌发作】

不得不说,塞弗确实很聪明。要不是有欧文眼线探路,还指不定找到哪天。

这是一个嵌在山里的极地,可以说方圆荒无人烟。好吧,这要是搬救兵有点难啊。dekard坐在车里四处看看,摄像头多的让dekard浑身发麻。

dekard绑紧了装备,握紧了短径手枪,启动引擎直冲大门。瞬间是枪林弹雨,dekard转到车轮甩出一大片尘土,而后迅速冲出车门借势在地上一滚刚巧绕到敌人背后,给毫无防备家伙头部来了一计猛击。

还好解决这些家伙不用浪费子弹。dekard在灰尘里移动,等他们队友反应过来只有尸体而不见冲进来的不速之客。

dekard打开门,像经典桥段一样门并没有上锁。dekard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明显在放水。没有多想,dekard推开门灵巧地伏地滚到一边。很好,这里没有守卫。

他贴着墙迅速的移动,不忘打坏那些烦人的摄像头。职业病,dekard不喜欢被别人盯着看,这让自己看起来像弱小的猎物等着被捕捉瓜分。这也算是个不错的习惯,至少让监控那边的女人指挥队伍朝相反方向追去了。dekard用小型炸弹炸开他去路的门。
面板前的女人明显被吓了一跳,直对着女人。

“调虎离山而已。”dekard右手持枪直对着塞弗。
“你惯用。”塞弗转过身来,左手放在身后。

“那你应该防着点。”dekard朝她逼近一步。

“防不胜防。”塞弗说道然后朝他走来。“像你一样。”

没等dekard反应过来,一阵强烈的电流蹿上大脑。

“这也是我惯用。你应该知道的。”塞弗站在他面前,dekard被两个他绝对一个人对付不了的壮汉撑着。
“你知道,dekard我们是老相识,我不是那么没人情的人。我们来谈判吧。”女人在dekard嘴里塞了一颗果糖。

“我知道你此行来的目的,你也知道我的目的。你要是同意呢,那最好。不同意我也不会杀了你,毕竟你现在也不用我费那颗子弹。”塞弗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带着她的指挥耳机,操纵大局。
“你到底想要什么……”dekard抬起头瞪着他。

“最高的权限。”塞弗看着监控画面说道。
“你自己一个人就能办到……为什么找我……”
“你知道,只要那个团队在,我的计划就不会顺利的完成。”塞弗转过头挑起dekard的下巴。“所以我需要你,毁了团队,毁了你。”

dekard笑起来“借刀杀人啊……挺高明的一招。”
塞弗狠狠地放下手,按下耳机“可以启动了。”
“启动什么?”塞弗刚想转身的动作停滞在那里。dekard拿枪抵着塞弗的后背:“你知道,借刀杀人,我一直很惯用。”说完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大汉。

“启动什么?”dekard又问了一遍。

塞弗大笑起来“怎么,对她这么关心?要知道,我的初衷是为了钓到luke hobbs这条大鱼。没想到,事与愿违。”

“别说废话,启动什么?”dekard的枪又靠近了一点。

“命运的按钮而已,如果你现在赶去的话……”塞弗眼看了眼手表,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可得快点了。”

dekard这时才注意到监控画面上一个小姑娘蜷缩在墙角。大口大口的呼吸。

dekard的心突然一紧,转身推开门朝仓库跑去。

“快跑吧,小甜心。”塞弗再次按下耳机:“等他救出那姑娘就封锁大门。”

dekard一路狂奔,不知道解决了多少烦人碍眼的守卫,一脚踹开门。冰冷的气流让dekard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赶紧跑到里面把sam抱出来。

“Hey!dekard叔叔来找你了!”

几声枪响,dekard再次冲出重围。

早些时候被自己炸开的门被重新锁上。

“well,well,well,深陷泥潭了啊。”

浸血的请柬【3】

前两篇链接走评论哦!(向催更势力低头)

现在戴克完全在状况外。

他是什么人?言出必行,从不拖泥带水。该死的,偏偏让他遇上更干脆直接的一伙人。

戴克没有认输,他认为从来没输过。所以他宁愿去选择强词夺理,人数压制明显。也不愿意承认惨败的事实。

这下好了,落得跟欧文一样的下场。
自己的烂摊子有谁要来收拾呢?拜托,世界上可再也没有跟自己一样的老好人哥哥了。

霍布斯一拳捶在戴克脸边的墙上。
脏乱的地下室里寂静的瘆人。

戴克靠在墙上,无力地看着眼前这个愤怒得颤抖的男人。

对方丝毫没有怜悯重伤的戴克,狠狠地放倒在地下。

戴克躺在地上喘着气,任由霍布斯毫不客气的踢打。

时间追溯到几个小时以前。

戴克从昏迷中醒来,时间久到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体内体外的剧烈疼痛让戴克意识到自己还苟延残喘,不过并非毫无意义。

戴克颤颤巍巍地坐起身来,果不其然,那帮家伙把自己给绑架了。要是说只有他一人,到不过是件好事情。可是现在他们手上还有个小姑娘,哦老天爷啊,她才多大。戴克心里无限地谩骂和嘲讽,也是预料到了这次塞弗的帐要清算完毕。

本想就这么退休的,看来还得干一票。就帮着最后一次吧,戴克轻叹一声,把脸对准了摄像头,动了动嘴唇,他的目的就是惹怒对面正在看镜头的家伙,不管是谁。

谁曾想,是luke hobbs那个家伙。

现在我们回到刚刚。

“fuck……你能不能冷静点!”戴克吃痛地吼到。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不停的攻击。戴克意识到自己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再这样打下去对自己完全没有好处。

“听我说,hobbs,不是我绑架的你女儿!我们现在应该去救她才对!”
戴克只能不停地躲闪。

“我只相信我亲眼所见。”

戴克心里直冒苦水,这家伙真是胸大无脑啊。

“那我去带她回来!”

对方挥来的拳头停滞在戴克眼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我去带她回来。”戴克又一次说到。

对方青筋暴露的右拳终于收了回去。

“那好,你去带她回来,不然,我保证在塞弗杀了你之前先把你那张脸打到公认的像怪物为止。”

戴克只能苦笑,毕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不算朋友更不算兄弟,他早该知道的。

他又拨通了欧文的电话。

“帮个忙。”

戴克甩甩胳膊,就算自己快死了,多年练就身手也不会太差。他打开地下室的门,刺眼的阳光让戴克眼睛涌出一汪泪水。这倒是让自己清醒不少,灼眼于对面高楼上站着的hobbs。他当做没看见,打开让欧文叫来的车,当然怎么能少的了枪支和……毒品。没错毒品,戴克现在没什么担心的,唯一就是那该死的癌症。他可不希望在打的鲜血淋漓的时候突然发作,那样死的真是毫无存在感。想着戴克打开一袋大麻,把剩下的一袋塞进背包里。子弹装镗,今天是要一个人大干一场啊。

楼上站着的hobbs目送着黑色保时捷消失在烟雾中。他自己也不相信戴克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和曾经一致的敌人,他的敌人一起。但是眼见为实,那份录像带让hobbs不得不相信。那就让他去证实这一切。他这么想。

谁能知道是活着进去还是死的出来。
这是病句,但好像又是dekard必走的路。dekard不会想到自己的结尾是给别人收尾,说出去够让他那些仇家笑掉大牙。

hobbs回到车里,脱下外套,衣服口袋里是一张未送出就揉皱的请柬,上面还溅着斑斑血迹。是他的亦是dekard的。那张请柬上面写的字有些模糊了,这是赋予它的意义。而现在它被撕碎随风飘荡在大英的土地上,他家乡的土地上。